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 > 详细

《中国环境报》“府河”污染触目惊心


作者:绿色江城   发布时间:2014/3/16

       根据水功能区划,府河为排污控制区,即允许排污但不可肆意排污,绝不可新增排污量、排污点。然而,现实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府河武汉段32个疑似排污口,部分呈现青黑色并伴有恶臭;孝感段25个疑似污染源,1条河流两种颜色——这是调查人员近日历经两次摸底调查后,看到的真实场面。

    【两次调查】

      ◆石倩

      为了详细调查府河的真实情况,荆楚网联合一批志愿者组成调查人员分别对府河武汉段、孝感段进行了实地探查。

      3月8日、10日,调查人员从水路和陆路“兵分两路”对府河武汉段展开走访:一路人员乘坐动力船,向西行进寻找府河沿岸的各个排污口,并测量排污口尺寸,拍摄照片保留证据后进行编号保存,以便提交给环保部门或第三方监测机构进行分析;另一路人员则主攻陆地,巡查排污口周边的情况和污染源头。

      3月19、20日,调查人员一行再次出发,从府河武汉段由下至上探访至孝感市孝南区,共发现25个排污口和污染源,不少场面令人触目惊心。

    【相关资料】

      府河

      府河,发源于湖北大洪山麓,流经随州、广水、安陆、云梦、应城等县(市),进入孝感市区后穿武汉市东西湖、黄陂、江岸三区,至汉口谌家矶注入长江,全长385公里。

      府河曾经是两岸百姓生活和生产用水的主要来源。上世纪90年代以后,府河污染加剧,几乎年年爆发死鱼事件。最近一次大规模污染发生在2013年9月,因企业排污导致河水氨氮浓度严重超标,大量鱼群死亡。

     【深入解读】

       监管到底归谁?

       ◆余瑾毅 李卫中 孙竞雄

       近年来,府河多次爆发大规模死鱼以及超标排污等水污染事件。通过走访府河污染问题涉及的有关管理部门,调查人员发现各部门说辞多样,监管职责不明。那么,对于这样一条河流,它的监管到底应由谁来负责?

       城管:

       堤防河道垃圾应归水务管

       武汉市城管委相关部门表示,目前武汉市所有生活垃圾填埋场都已关闭,生活垃圾全部焚烧处理。各区生活垃圾汇集转运站,统一运往各焚烧厂,垃圾处置费用由市级财政统一安排。相关负责人表示,“各城区环卫部门没必要私自向府河抛洒垃圾。”

      在被垃圾围困严重的府河江岸段,城管部门称,府河入江口一带的生活垃圾,多由附近居民私自倾倒,也不排除周边地区偷偷向府河抛运垃圾。他们认为,堤防、河道抛洒垃圾应归水务部门管理。

      水务:

      法规缺失,可由区政府统领

      武汉市水务局堤防管理部门近期曾沿府河进行调研:“河堤上确实有部分建筑垃圾。”

      武汉市水务局堤防管理部门的负责人说,现在还没有专门针对河床、滩涂的法规,只有汛期影响行洪时,才会按照《防洪法》责令清除河床上的垃圾。而实际上,一些生活垃圾、建筑土石,只要没有形成堰塞湖那般严重的堵塞,还算不上影响行洪。

      这位负责人还表示,他们调研府河岱山段时,曾询问过环卫车司机,“谁让你倒这里的?”这位司机说是区城管允许的。“对府河这样的中小型河流,实行的是属地管理,由沿河各区政府统领,只有区政府、水务、城管、环保、街道等各部门明确职责,才是最好的保护。”

       就此,堤防处已对江岸区下发督办通知,不允许继续倾倒垃圾。

       近期,武汉市水务局堤防管理部门已对府河沿线相关区下发督办清查通知。江岸区水务局已请求区政府开展联合执法,整治府河下游岱山段的乱象。

       环保:

       执法力量单一,需区政府协调

       工业排污由环保部门监管。这次调查过程中,相关人员向武汉市环保局执法大队反映,府河东西湖段存在企业排污现象,一位队员立刻说出了准确地点:“就在李家墩泵站附近。”

      “知情为何不查处?”面对调查人员的疑问,一位执法人员表示,这些小作坊经常“躲猫猫”:执法人员来了,他们躲着不见;执法人员走了,就开门生产。执法力量有限,无法一直盯守。

武汉市环保局东西湖分局执法人员前往李家墩巡查后表示,瑞鑫化工大部分已搬往黄冈,但仍剩余少量设备,处在生产末期。另一家塑料厂生产工艺落后,无厂名、无证照,是典型的黑作坊,工作人员已告知工商质监部门,对其予以勒令关停。

       两家工厂存在10多年,为何这么长时间得不到处理?武汉市环保局东西湖分局的有关执法人员解释说,对此类工厂的处理,需要由工商、质监、环保3部门配合。以前取缔过,但仅限环保部门一方执法,连厂主都见不到,效果不佳。这次已上报区政府,由区政府出面,应该可以根除。

      【经验借鉴】

       柏泉湿地,万鸟栖居——

      上游经验:污染并非难治

      ◆余瑾毅 李卫中 孙竞雄

       同是一条河,在府河武汉段上游柏泉镇府河湿地,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这片辽阔的滩涂上,野鸭、小等万只候鸟正觅食、栖息,嘎嘎吱吱的叫声此起彼伏,在空旷的府河上尽情欢歌。鸟群中,居然还有4只优雅的白天鹅。

      据悉,东西湖府河湿地是200余种候鸟的栖息地,每年冬季,数以万计的候鸟从西伯利亚飞至府河越冬。近年来,东西湖投入10亿元修复生态,将50公里长的府河滩涂按湿地保护区规划申报,生态环境明显改观。2010年以来,府河湿地已连续观测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鹤。

      建设湿地是减轻府河污染的一个方向,东西湖可谓一个成功的案例。

      由于府河功能定位使然,排污难以避免,但在严峻的环境形势下,减污应有所为。府河中下游滩地众多、开阔,这成为建设湿地的有利条件,在滩涂沿岸种植芦苇等挺水植物,通过湿地漫流过滤,对于减轻污染造成的破坏应该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武汉段

      水路陆路实地走访,排污口无处遁形

      调查当天,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在水路的调查人员就先后发现了5个大小不一的排污口,直径大多在两米以下。

在调查人员标注的1号排污口周围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恶臭,并且流出了青黑色的污水。通过走访,调查人员发现这个排污口附近建有武汉肉联厂等工厂。

      距离1号排污口约50米处,另外一个排污口紧接着被调查人员发现,而排污口附近刚好是武汉造纸厂的住宅区。

垃圾上长白菜薹,流向令人忧心

       污染府河的不仅仅是废水,生活垃圾和工业废料也在日益逼近府河。

       在民生路桥下游100米处,水路调查人员发现了一处污染源——长约300米的垃圾山。破鞋、塑料袋、黑砖、泡沫盒、玻璃碴等生活垃圾遍地,造纸厂废料将河边滩涂染成黑青色……而这些垃圾中间种植着连片的白菜薹,且长势良好。

     “太触目惊心了,这些白菜薹很有可能流向附近的餐馆或居民餐桌。”调查人员从垃圾山返回动力船后连声感叹,“现在是枯水季节,这样的垃圾山已经紧逼府河。汛期时,府河会毫无疑问地淹没这些垃圾山,那时候的府河就是一条垃圾河,河内的病毒、细菌、重金属含量将极有可能超标。”

       府河沿岸“种房”忙,违法建筑应依法拆除

       在靠近府河沿岸的黄陂区刘店村一带,调查人员一行不仅发现了散发着酸味的工业废水,还看到了不少死鱼、死猪。

      不少当地村民在府河沿岸“种房子”。房屋的地基打在河床内,在汛期来临时,河水便会淹没“种房”的一楼,将房屋内的生活垃圾带入府河内。更危险的是,“种房”还会影响府河航道,影响泄洪。

      根据《湖北省河道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的相关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堤身和禁脚地范围内建房,显然,“种房”属于违法建设,“种房”行为是绝对明令禁止的。

      市政工程惹质疑,处理过的污水仍恶臭难闻

      3月10日13时,调查人员一行在岱黄高速边的东西湖大堤上发现一个排污闸口,宽约10米,正在源源不断地向府河排污。与闸口一堤之隔的就是力禾铆压厂和润扬彩钢厂。

       沿着东西湖大堤行进,在机场高速附近,调查人员一行又发现了李家墩泵站,泵站宽约30米,正在排向府河的水流很大,恶臭难闻。调查人员在泵站旁站立了不到10分钟,就明显感到鼻内有针刺感。在李家墩泵站附近,调查人员还发现了一家化工企业——瑞鑫化工。在瑞鑫化工旁边有几家无名作坊,这几家无名作坊的工业废料逼近府河岸边。

       按照《湖北省河道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的有关规定,河边和堤身是禁止建房的。而瑞鑫化工这一片工厂和作坊是直接建在河岸边,污水和工业废料直排入府河内。还未到汛期,就已经看到水流混合着工业废料顺流而下,流入府河。而这几家工业作坊是否有合法营业资质,令人生疑。

       据了解,一路发现的一些泵站、排污闸口是市政集团的污水处理站。但是有调查人员质疑,这些经过处理的污水为何还是这样恶臭难闻?为何水质会发黑发青?当府河汛期,闸口大坝拦不住这些污水时,会不会又将毫无保留地排放到府河内?

      府河武汉段两岸往返约70公里,整个调查过程差不多行进了100公里左右,调查人员总共发现了32个排污口和污染源。“然而,我们看到的也不仅仅是污染和肮脏,在调查的最终点——府河湿地,当地人称为天鹅湖的岸边,我们也发现了府河不一样的美景,水天一色,野鸭在湖边栖息。”调查人员憧憬起府河美好的未来,“希望通过环保部门和多个部门联动治理后,我们不用再担心府河死鱼,不用再担心岸边菜不能吃,也不用担心喝进去的府河水有重金属,真正能还原府河原生态的美。”

      孝感段

      生态公园发现两个排污口,公园附近是政府办公大楼

      孝感市区的府河,由多条支流汇入。3月19日上午9时,调查人员一行选择从府河支流流经的滚子河生态公园出发寻找排污口。

      公园远看绿意葱葱,调查人员一行沿着公园的滚子河徒步,却惊人地发现这个“绿水绕小岛,花海伴绿洲”的公园竟然有两个排污口。

      第一个排污口直径约1.5米,排污口上面一条马路之隔便是楼盘“金东华府”。公园内的第二个排污口直径约0.6米,与这个排污口一条马路之隔的是孝感万豪大酒店,而滚子河生态公园附近就是孝感市人民政府。

      滚子河大桥两岸垃圾成堆,调查人员询问时仍有村民扔垃圾

      离开滚子河生态公园,调查人员沿滚子河下游继续调查。站在滚子河大桥上可以看到,桥下漂浮着垃圾的河水穿流而过。在滚子河大桥附近,河水的两岸倾倒有大量的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弃土在河边堆积成山。

      调查人员注意到,在大桥的上游,河边堆积起来的建筑弃土和垃圾质地松软,边缘部分已滑至河水中;位于桥下游的河岸,倾倒了大量黄色弃土,并侵占了部分河道。

      在调查过程中,两位男子无视扛着摄像机和相机的调查人员,直接将搬运过来的建筑垃圾一件一件往下河床上扔。“你们可以这么扔垃圾吗?”胸前挂着单反相机的调查人员询问,两位男子眼睛眨都没眨一下,继续扔垃圾。

      在孝感市孝南区苏旮旯村,调查人员看到府河支流老县河河滩上生活垃圾遍布,废弃纸屑、塑料袋等随处可见,几处垃圾集中堆放的地方已形成了小山包,有的不堪重负,沿斜坡滑落河水中。

      而距离这些垃圾仅1米开外,就是本村的垃圾中转站。中转站内仅堆放了20公分高的垃圾,很显然,当地居民更“青睐”河滩这个“垃圾中转站”。

      污染大户造纸企业林立,泵站口河水污染加剧

      在福广路口泵站口,调查人员看到河岸边有一个约1米宽的长方形管道正在持续排放污水,且水量较大。其中,所排污水呈暗黑色,并伴有刺鼻臭味,由于此处长期排污,河水富营养化,在排水口下方的植物长得十分茂盛;而在河对岸的另一排污口,大量浑浊的污水也正源源不断地流入滚子河中。当日,虽有阳光照射,但滚子河水却难以见底,且因污染严重呈深褐色。

      在福广路口泵站口附近,调查人员发现了恒安纸业、维达纸业、洁柔纸业等造纸厂。

      据悉,造纸工业是中国污染环境的主要行业之一。目前,我国制浆造纸工业污水排放量约占全国污水排放总量的10%~12%,居第三位。有调查人员质疑这些企业的排污管道极有可能在福广路泵站口汇总,排入滚子河,最终汇入府河。

      滚子河闸口支流汇入府河,一条河流两种颜色

滚子河在滚子河闸口处汇入府河。调查人员当天在闸口处看到,闸口的排污管正排出大量的废水,可以清楚地看到府河变成两种颜色,靠近闸口的呈暗黑色,另一边是褐黄色。在闸口的一端,虽有卧龙堤防段立的一块“严禁往河道倾倒垃圾,违者罚款”的告示牌,但在排水管下方,仍有大量倾倒的垃圾随水流飘入河中。

     “如今的府河支流滚子河和老县河近乎死水,特别是夏天,从桥上经过时,那臭味根本受不了!”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刘婆婆说,这一带住户的生活垃圾和生活污水都是直接往河里倒。滚子河大桥旁龙宫村的周爹爹告诉调查人员,“村里有小孩子玩耍不小心沾到滚子河和府河水,没过几天就皮肤溃烂了,到医院治了好久才好。”


                          

                                                                   

 

武汉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江城”    地址:武汉市江汉区天门墩13号    邮编430015
电话:027—85729707      QQ:188199006      环保公益群:51180970       高校环保青春活力群:105117028
网址:www.tt65.org         邮箱:tt65org@163.com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武汉绿色江城
技术支持:谷里科技
Copyright Right © 2010-2011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000000号